商业项目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工程案例 > 商业项目 >

【环保促发展系列报道(13)】长兴:环保与经重

  假山凉亭、曲径通幽、流水潺潺。池塘里,五颜六色的小鱼欢快嬉戏,似乎享受着池水的清澈洁净。池边竖立着一块标识牌——“中水池”。

  数十米外,高大宽阔的建筑物内,堆满了废旧铅蓄电池。一只巨大的机械爪,不停地伸向地面,抓起一大把,随后摇头晃脑地离开。

  两个场景看似极不协调,置身其中,仿佛处于科幻电影的情境。这里,正是长兴国家级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基地——天能循环经济产业园的一角。这里,也是长兴践行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绿色发展理念的一个缩影,是长兴转型发展走环保和经济共生之路的一个典范。

  长兴县,是浙江省北大门,位于苏浙皖交界,东邻太湖。站在湖边,举目望去,只见“太湖何茫茫,一望渺无极”。待夕阳西下,红灿灿的夕阳倒映其上,景色令人沉醉。

  然而,旅游业并非长兴经济主业。与旅游资源相比,长兴矿产资源更加丰富。境内有铁矿、锰矿、煤、石灰石等多种金属与非金属矿藏。上世纪六、七十年代,因县城周边矿山密集,外地人戏称“路上烟雾弥漫,空中炮声不断,来到长兴,就像冲过封锁线”。

  如今成为长兴支柱产业的铅蓄电池行业,也是依托采矿行业,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开始起步。本世纪初,蓄电池厂如雨后春笋般冒出,到2004年已达175家之多,加上一些非法无照经营的小厂,总数超过200家。

  粗放式发展导致了很多环境问题。据了解,2004年长兴县175家蓄电池企业,极板生产、组装等企业环保设施落后。同一年爆发的“血铅事件”成为长兴人心中的痛。长兴被列为“省级环境保护重点监管区”。

  2005年,长兴县对铅蓄电池行业进行第一轮专项整治,通过“关闭一批、规范一批、提升一批”,铅蓄电池企业从175家减少到61家。2011年,按照全国重金属污染防治专项行动要求,长兴县展开第二轮专项整治,“关停淘汰一批、集聚入园一批、规范提升一批”,铅蓄电池企业数减少到30家。目前,实际在产仅存16家。

  由于铅蓄电池业对长兴县经济的重要影响,治理和转型一度困难重重。直至今天,无论是政府部门,还是当地企业,讲述当时情况,提到最多的两个字仍是“痛苦”。

  乡镇基层干部在整治过程始终处于一线,直接面对企业。关停淘汰固然要做大量的繁重细致的工作,即使仅仅是规范提升,工作也并不轻松。

  “2011年,我正好在乡镇当环保所所长,在管辖范围内有9家面临规范提升。规范提升需要暂停生产,有的企业表面停产,时不时会摸黑生产。基层人手不足,经常要通宵监看。整治不仅需要跨部门配合,还需要县、部门、乡三级联动,从3月启动到年底攻坚,身体、精神压力都非常大。”长兴县环保局副局长俞文杰回忆说。

  长兴县经信委有关负责同志表示,社会上很多人都认为行业整治就是对企业进行全面淘汰关停,对经济部门压力也很大,“感觉在做这项工作过程中很痛苦,也很委屈”。

  天能是长兴县铅蓄电池企业的“老大哥”。2007年天能动力以“中国动力电池第一股”在香港主板上市。而在专项整治中,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的感受是,“2011年提出的规范提升,标准很高,地皮、房子都要掀掉重来,很痛苦。一大批老设备要淘汰,新设备还没上,导致业绩大幅下滑,出现了历史上第一次亏损。”

  超威集团用于监测工业用水处理达标程度的生物监测鱼缸。记者董晓摄

  “欢迎您乘坐天能电池号列车,本次列车开往……”当记者从北京乘坐高铁前往长兴调研采访时,听见列车广播员的播报,恍惚间感觉坐上了去长兴采访的专列。

  天能创始于1986年,从一个村办的蓄电池小厂,到今天的新能源动力电池行业千亿级龙头企业,创始人、天能集团董事局主席张天任感触良多。

  由于铅蓄电池的原材料涉及铅、硫酸等,产业本身极易导致环境问题。环境保护和企业发展之间的矛盾到底如何解决?“我们刚开始确实有过痛苦,但坚信只要绿色发展优先,把企业的创新转型文章做足了,将来就会更好。所以我们始终坚持这一条主线。”张天任说。

  对于企业转型升级,张天任认为,传统行业的改造提升,也就是转型升级。2009年至2015年,天能集团先后投资近50亿元,建设循环经济产业园。目前,该产业园可年回收处理30万吨废铅酸蓄电池,从废旧电池回收,到破碎、分选、熔炼、精炼,再到重新组装电池,打造铅蓄电池行业“回收——冶炼——再生产”闭环式绿色产业链,让社会的废旧电池“变废为宝”。在这里,废旧电池金属回收率可达99%以上,塑料回收率达99%,残酸回收率达100%,处理过的中水达到城市二级用水标准,可用来浇花养鱼。

  “在实施过程中要真做,不怕付出代价,落实很重要。我们也没有一步到位,而是逐步提高认识。通过几轮整治,我们顶住了压力,走上了又快又好的发展道路。”张天任说,2004年以来天能铅蓄电池销售增长了70倍。

  据统计,2018年上半年,天能铅蓄电池实现销售收入约133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32%,市场占有率达45%。“环保越做越好,企业越做越大。”张天任开始收获企业发展和环境保护带来的双重红利。

  超威集团是长兴另一家千亿级新能源动力电池龙头企业,始创于1998年。创始人、超威集团董事长周明明从企业创立伊始,就在思考企业的“死亡问题”。

  “我们一直持续地想,我们到底是谁,做什么,市场在哪里,顾客是谁,产品卖给谁,趋势是什么,凭什么是我们?”超威集团总裁杨新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,提出企业思考的一系列问题。他同时强调,在企业发展中涉及的环保投入问题,不允许讨论、争议,因为超威创立之时,就立志要做社会信任的企业。

  超威集团早在2006年就开始做清洁生产改造工作,研发的“原子经济法铅回收工艺”在节能减排、防污治污和循环利用方面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,对传统铅回收产业具有颠覆性、革命性意义。

  2011年专项整治期间,超威通过兼并重组,改造了10来家当地铅蓄电池企业,从整体上帮助提升了铅蓄电池行业的环保意识和技术水平。“十几个亿的成本,在当时看来代价是很大的,内部也有不少争议。但超威没有倒下去,又腾飞了一次。”杨新新说。

  长兴的产业结构从历史上看,传统行业占主导,都属于高能耗、高污染型产业,曾被称为“两高县”。与邻县安吉相比,长兴人说“安吉是天生丽质,长兴是先天不足”。“从产业上将没啥优势,粉尘灰尘多,水泥厂多,铅蓄电池厂多,搞环境治理压力很大。”长兴县副县长杨永章在接受采访时表示。

  从最初的175家到今天的16家铅蓄电池企业,长兴县两次对铅蓄电池行业进行“洗牌”,铅蓄电池企业存留率不到10%。“整治175家企业虽然压力大,但之所以仍能推行下去,是因为大家都有感受,再这么发展下去,大家都无路可走。”杨永章说。

  两次环境治理并没有让长兴的铅蓄电池产业走下坡路,反而激活了产业的全面转型升级。从最初的“省级环境保护重点监管区”,到后来的“全国重金属污染防控区”,再到如今的“重金属污染防治示范区”。“帽子”的变化,反映了长兴在铅蓄电池产业转型升级上的“华丽转身”。

  长兴县环保局局长王楚斌认为,长兴之所以成功,实际上也是环保倒逼起了作用。这一过程中要处理好环境治理和行业发展的关系。“我们有几个原则,不搞一刀切,不要整垮,砍掉的是‘低、小、散’。还有救的,就规范提升。这样去做,环保整治与企业做大做强就不矛盾”。

  在两次铅蓄电池行业专项整治中,长兴连续出台了“16条扶持政策”、《关于金融支持铅酸蓄电池企业专项整治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》《铅酸蓄电池行业专项整治扶持政策》等多项举措,实现了转产转行企业有扶持、停产关闭企业有奖励、搬迁入园企业有支持、企业员工安置有补贴、企业银行信贷有周转,有效提升了企业的自觉性和主动性,确保了民生利益与和谐稳定。

  目前,长兴已实现大气重金属达标率、集中式饮用水水源地重金属达标率、地表水国控断面重金属达标率、重金属危险废物无害化处置率“4个100%”,获得“中国电池产业之都”“中国绿色动力能源中心”“中国产业集群品牌50强”“浙江省蓄电池专业商标品牌基地”等荣誉称号。

  “环境治理工作是个综合性工作。所有环境治理工作,都是为了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。”湖州市环保局副局长徐兆辉表示。统计显示,长兴县铅蓄电池行业,在整治前的2004年,实现产值17.31亿元,贡献税收5462万元。2017年,实现产值246.32亿元。贡献税收7.8亿元。两项指标均增长逾14倍。

  “环境治理,长兴一直在做,通过整治来转型提升。今年在整治大理石行业。搞工业边界,让村庄像村庄,田野像田野,产业园像产业园。”杨永章说,“以前是先发展后处理,以后是先规范后发展。环保和经济发展是共生的。只有通过整治提升,才能促进产业发展。”

 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日本东北大学电影学博士后张竑,关于日本电影及中日电影交流史,问我吧!

  我是上大退休物理学教授,曾师从丰子恺学画,关于名画里的科学知识,问吧!

  好氧消化(aerobicsigestion):污泥经过较长时间的曝气,其中一部分有机物由好氧微生物进行降解和稳定的过程。

  中国建筑(601668.SH)及下属公司参与的多个PPP项目也被要求整改。比如,中国建筑参与的投资约277亿元云南省华坪至丽江国家高速公路PPP项目,被财政部指出运作不规范。

  脱水后的污泥进入料斗,料斗中加入石灰和氨基璜酸,石灰投量为湿泥量的10%一15%,氨基璜酸的投量约为石灰投量的1%。由于氨基璜酸在反应过程中产生氨气,增强了整个工艺的杀菌效果,降低了反应温度。污泥、生石灰和氨基璜酸在料斗中搅拌后,由双螺旋进料机推入柱塞泵进料口,通过柱塞泵送入反应器,在70℃下停留30min,输出的产品可达到美国EPAPART503CLASSA标准。反应后的污泥泵送至料仓,密封容器中产生的气体经洗涤塔处理后排放。

  曲江新区将不断加大对金地广场餐饮商户的油烟排放监管力度,确保油烟净化设施正常运行,并做到定期清洗和维护。

  近日我省遭遇今年秋冬季以来程度最重的污染天气,对工业企业落实了停限产措施。“即便如此,被豁免的企业依然可以不停产。”省生态环境厅大气处处长刘晓蕾说,就算是钢铁等重工业企业,只要其污染排放水平明显好于同行业其他企业,也可以进入豁免名单。

  本文原标题:《环保促发展系列报道(15) 不要污染的GDP 江苏转型升级的“经济账”和“生态账”(中新网)》

  金桥开发区的汽车产业是浦东新区首个千亿级产业,时时彩投注计划:规模约占上海汽车产业的半壁江山;智能装备产业规模约占上海市的四分之一;移动互联网视频产业规模全国领先,营业收入超过500亿元,约占全国移动互联网视频产业的八分之一。

  一是基本思路。以不断改善环境空气质量为核心,以切实解决突出大气污染问题为重点,实施科学治理、精准治理、依法治理,严格禁止“一刀切”。以冬季清洁取暖、工业污染源治理、柴油货车管控、扬尘污染治理、差别化错峰生产、重污染天气应对等工作为主攻方向,加强执法检查,严格督导问责,深入推进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。

  江苏南大生态环境建设有限公司10月【南京环保招聘会】现场招项目经理等!

  ⑴高温碳化。碳化时不加压,温度为649—982℃。先将污泥干化至含水率约30%,然后进入碳化炉高温碳化造粒。碳化颗粒可以作为低级燃料使用,其热值约为8360—12540kJ/kg(日本或美国)。该技术可以实现污泥的减量化和资源化,但由于其技术复杂,运行成本高,产品中的热值含量低,当前尚未有大规模地应用,最大规模的为30删湿污泥。

  该公司噪声超标行为违反了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噪声污染防治法》第十五条规定,高新环保分局对该公司下达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,责令企业停产整改,对造成噪声超标的引风机加装隔音板,确保噪声达标。待整改完成后,由第三方监测机构进行监测,噪声达标后方可生产。同时,高新环保分局对该企业下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,处罚款3万元。

  “该豁免的豁免,不能豁免的必须严抓。”省生态环境厅负责人表示,制定豁免名单,体现出江苏环保服务高质量发展的新思维:环保不搞“一刀切”,但也绝不是放低门槛,而是在依法依规监管的同时,进行有力有效的服务。“环境成本是企业必须承担的成本,不能拿环境成本当企业利润,而要通过压减制度层面、管理环节等的成本,对冲环境保护的成本。同时通过提升环境治理能力降低治理成本,实现治污降本双赢。”

  据介绍,今年4月中旬停产整改以来,该企业累计投入8250万元人民币,目前还没有整改到位,预计到明年3月该企业整改全部完成。

  急招:环境工程设计人员、环评编写员丨广州市番禺环境工程有限公司